九方皋相马  

   

    伯乐是善于识别马的大师。但是,他的老了,体力已惭惭不支。
    一天,秦穆公对伯乐说:"你的年纪大了,你的子孙中可以派得出去寻找千里马的人吗?"
    伯乐说:"一匹好马,可以从它的体形、外貌和骨架上看出来。而要找天下特殊的千里马,好像没有固定的标准,没法子用言语来表达。像这样的马奔驰起来,脚步非常轻盈,蹄子不扬起灰尘,速度非常快,一闪而过,好像看不到身影。我的儿子都是些下等的人才,他们能够说出什么是好马,却不能识别什么是千里马。我有个打柴卖菜的朋友叫九方皋,他相马的能力不在我之下。请让我把他推荐给您吧。"
    穆公召见了九方皋,派他出去寻找千里马。三个月以后,九方皋回来报告说:"已经找到了,在沙丘那个地方。"
    穆公连忙问:"是什么样的马?"
    九方皋回答说:"是黄色的母马。"
    派人去把马牵来,却是黑色的公马。穆公很不高兴,把伯乐叫来说:"糟糕透了!你推荐的找马的人,连马的颜色和雌雄都搞不清楚,又怎么能识别哪是天下的千里马呢?"
    伯乐感慨地赞叹说:"九方皋相马竟达到了这种地步,这正是他之所以比我高明千万倍的原因呀。九方皋所看到的,那正是天机啊!他注重观察的是精神,而忽略了它的表象;注意它内在的品质,而忽视了它的颜色和雌雄;只看见了他所需要看的而忽视了他所不必要看的;只观察到他所需要观察的而忽视了他所不必要观察的。像他这样相出的马,才是比一般的好马更珍贵的千里马啊!"
    马牵来了,果然是天下少有的千里马。

    寓意:要真正能够认识一件事物,必须透过现象,抓住本质。

原文:
    秦穆公谓伯乐曰:"子之年长矣,子姓有可使求马者乎?"伯乐对曰:"良马,可形容筋骨相也。天下之马者,若灭若没,若亡若失。若此者绝尘耶辙。臣之子皆下才也,可告以良马,不可告以天下之马也。臣有所与其担缠薪菜者,有九方皋,此其于马,非臣之下也。请见之。"穆公见之,使行求马。三月而反。报曰:"已得之矣,在沙丘。"穆公曰:"何马也?"对曰:"牝而黄。"使人往取之,牡而骊。穆公不说。召伯乐而谓之曰:"败矣!子所使求马者,色物牝牡尚弗能知,又何马之能知也?"伯乐喟然太息曰:"一至于此乎?是乃其所以千万臣而无数者也。若皋之所观天机也。得其精而忘其粗,在其内而忘其外。见其所见,不见其所不见;视其所视,而遗其所不视。若皋之相马,乃有贵乎马者也。"马至,果天下之马也。


列  子《列子·说符》

 

 

返回首页 | 返回前页 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 | 本站地图 | 联系我们 

本站可以链接,转载请先与我们联系 QQ:95376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