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版软件的话

    我们是计算机软件的“克隆”品,人们送给我们个“雅号”——盗版软件。自诞生那天起,我们就一直默默地为人们做着大量的工作 ,从没向人们请过“功”。但万万没想到,我们竟遭到了许多人的“嫉妒”和“非难”。尤其是近两年, 对我们的指责之声几乎不绝于耳。我们简直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最可气的是 ,那些几乎每天都在使用我们的人,竟“忘恩负义”,也加入了声讨我们的行列。更有甚者,非要置我们于死地方能后快。在一些人的眼里,我们是阻碍计算机技术发展的“罪魁”,是某些人发财道上的“绊脚石”, 这真是“天大的冤枉”。按照辩证的观点,对我们的“功”与“过”应该“一分为二”,而且是“功大于过”!可以这样说:在中国计算机发展史的功劳簿上,有人们( 硬件的设计与制造者和软件开发者)的一半,也有我们的一半。这本是“不争的事实”, 可有些人就是看不到或不愿承认。“是可忍,孰不可忍”。对于某些人的无理指责,甚至是“恶意攻击”, 我们不能再沉默了。我们要用事实洗刷强加给我们的罪名,讨回一个“公道”。 要正确评价我们的“功”与“过”,必须了解国情这个大前提。中国是个人口众多的大国,同时也是个经济比较落后的穷国。目前人民生活水平还不高,而且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。我们无论做什么事,都不能脱离这个国情。 那些对我们“横加指责”的人,恰恰忘记了这一点。在中国,影响计算机普及与应用的诸因素中, 最主要的是经济问题。许多个人和企业都有购买和使用计算机的愿望, 但因“囊中羞涩”或“财政危机”而不敢问津。在已经购买了计算机的群体中,不仅借钱者大有人在,“勒裤腰带”者亦不乏其人。目前软件的价格虽较前几年有所降低,但还是偏高。一台计算机要能充分发挥其功能,需要许多软件支持。像其他商品要更新换代一样, 计算机软件一般也要经常“升级”。由于升级后的软件无论其功能和性能都会有较大幅度的提高, 因此人们往往对软件表现出强烈的“喜新厌旧”。如果没有我们,购机者在购买“硬件”的同时,还要花更多的钱购买“无形”的软件,许多人就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了,最后只能是“望机兴叹”。毫不吹嘘地说,如果没有我们,中国计算机普及的程度必将受到很大的影响, 这不仅直接影响到全民族的文化、科技素质的提高,严重阻碍生产的发展,反过来又会影响到软件的发展。在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进程中,“硬件”与“软件”是互相依赖、互相促进的。 由于我们“身价”低微,一般工薪阶层或账上是“赤字”的企业,“咬咬牙”也就把机器带软件全买了。这不仅极大地促进了计算机的普及与发展, 而且必然会促进软件业的更大发展。有些软件开发者对我们的“功绩”颇不以为然。他们只看到我们影响了他们销售正版的一面,却没有看到我们帮他们提高了知名度所产生间接效益的一面。他们片面地认为:如果没有我们,那些用户就会使用他的正版软件。殊不知,如果没有我们, 那些用户中很大一部分会采用其他代用方法,或者干脆不用。就像一件高档服装,你再好,可我买不起,不穿就是了。

    当今时代,知名度是一笔无形的、同时也是巨大的财富。在 WORD “横行”的今天,WPS97“横空出世”,能“一鸣惊人”,靠的就是其极高的知名度。如果换个别的什么名字,其影响和销量都将大打折扣。曾几何时,我们帮助多少软件开发者提高了知名度。我们和人类一样,也有自知之明。我们不仅为自己的“功劳”而“自豪”,同时也承认,由于我们的存在,可能使某些软件开发者的经济利益暂时受到了一定影响, 他们对我们有意见尚可理解。这里我们想对软件开发者提个建议: 在确定软件价格时多考虑一下中国的国情,不要在还比较落后的国家卖发达国家的价格(像某些“歌星”的出场费)。 软件开发者应该把眼光放得远一些,不要总想一下子就把钱挣足,只要性能好,不妨“放长线,钓小鱼”。不仅软件的价格要让普通百姓能接受,升级费更应低一些,最好能定在成本价上, 解除用户的“升级之忧”。中国的市场这么大,走“薄利多销”的路子不失为明智之举。 同时要在售后服务方面下点功夫(这方面我们“先天不足”)。用户也应改变那种“一分钱一分货”、“便宜没好货”的陈旧观念。不能认为100元的东西一定比30元的好。

    我们还想对软件经销商说几句话。眼睛不要只盯在价位高、利润大的软件上, 对价位低、利润小的软件不屑一顾。表面看来好像是捡了“西瓜”, 其实丢了几袋“芝麻”还不知道。 价位高、利润大的软件是我们赖以生存的“温床”。 如果商家和开发者能把利润降到一个大多数人都能接受的水平,一方面买的人会增多,另一方面减少了我们生长的“土壤”,销售量会进一步激增,总的效益可能会更好。退一步说,即使个人的收益受点儿损失,但购买的人多了,产生的社会效益也会大得多,同时也“少生一肚子气”, 于己于社会都有利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 虽然盗版软件制作者对我们有“生育之恩”,但我们对他们却无“骨肉之情”,因为他们“生育”我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赚黑钱。他们的这种行为理应受到舆论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。

   载于《软件报》1999年第3期第一版。责任编辑为此文配发了高水平的按语。标题改为:

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

 盗版软件自我剖析